•文化符码• //赛博化的专业壁垒

来源:
调整字体
  文/尤雾


  1
  在我们身边,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变化是专业性的工作正在逐渐遭到取代,这和我们在教科书里所读到的现代社会进展不同。以往的社会学课程会告诉我们,在时代的推进之下,各门技术正在日趋专业化。这种说法在以往的历史中曾经属于现实,譬如商人阶层的出现,或者专业技术工人的形成。然而,这种一度形成的专业性目前又再一次遭到了破坏,一种全新的生产关系正在慢慢出现并取代原有的专业工作。
  譬如说,你现在打算学习烧菜,向你传授厨艺的未必是一名专业的厨师,而是一个从事其他行业但精于厨艺的人。你要学习外语,教授你的也未必是一个专业的外语教师。当然,比较悲惨的状况是,你打了一部车,替你开车的也未必是一个专业的司机。与此相应的是,假如你精通某项能力,你同样可以在非本专业工作的情况下替他人分担工作。我们可以把这种情况看成是劳动力的进一步资本化,而该资本已经取得了自由流通的市场形态。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很好的状况,有助于更好地分配社会的劳动力资本,多少也免得人们有太多的劳动力闲置。假如我确实可以很好地完成工作,那为什么不将其投入到更多的价值交换系统中呢?然而,在这种新的劳动交换形态里,很多问题也浮现出来了。
  就拿今年发生的好几起惨剧来说,非专业司机在共享打车平台上所造成的道德问题以及恶性犯罪,已经引发了社会的不断热议,而平台公司和用户之间责任的分担也成了议论焦点。要是说一个出租车司机所导致的问题应该由公司来承担的话,那么租车公司和普通司机之间的关系就更为错综复杂。虽然具体的事件将落实为一个法律问题,但是劳动形态的变化也足够引发我们深思。
  我们都知道马克思主义对劳动的经典分析,该分析是建立在传统身体形态之上的。从生产分配到交换消费,都建立在人的社会性和社会的物质性之上。问题是,在一个日趋虚拟化的时代里,人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生了不同往常的变化。你所提供给市场的,无论是消费方还是生产方,都不再是一个完整的肉身。很多情况下,不需要身体的任何交流,就完成了整个交换的过程。
  你的身体在数据市场里变成了一个赛博化的身体,劳动也成了赛博化的劳动,这样,劳动价值和道德伦理,显然也会变成赛博化的劳动和道德,这是基本的逻辑。一个典型的比方就是,在网络游戏里遭遇的窃贼,触犯的究竟是传统道德还是赛博式的道德呢?一个虚拟游戏中的杀手,也不可能和传统的杀戮被同等对待。尽管我们常常在无能为力时求助于传统道德,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一种新的生产关系正在不可避免地发生。
  在这种新的关系里,传统的专业化也开始显得摇摇欲坠。没有人希望惨剧一而再地发生,但是生产关系的赛博化也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样,一旦打开就不可能复归。传统的专业壁垒遭到瓦解,赛博化的专业壁垒正在兴起,这无疑是难以逆转的现实。好还是不好很难说,不过拿一套旧时代的制度和标准,来处理赛博时代的问题,那显然已经行不通了。


  尤雾
  尤雾 1982年生于上海,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专栏作家,从事文化分析和艺术批评写作,文章散见于各大媒体。【编辑:袁毅】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