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性美”诠释更加饱满的定义 | 书评

来源:
调整字体
  文/ 江昭和


  哀悼乳房
  近日,《樱桃小丸子》的作者樱桃子因为乳腺癌离世,引起朋友圈一片怀旧唏嘘。
  她曾经带给人们太多欢笑,然而自己的人生,却是以这样的结局告终。
  曾经的“林妹妹”陈晓旭、阿桑,还有因为《中国好声音》名声大噪的青年歌手姚贝娜,多少娇艳的灵魂,在乳腺癌的阴影中渐渐枯萎凋谢。
  21世纪,乳腺癌已经不是一个稀有名词。好莱坞女星安吉丽娜·朱莉,为了避免家族承继下来的患病基因导致的风险,也切掉一半乳房。她积极致力于相关的女性活动,为“女性美”诠释了更加饱满的定义。
  香港女作家西西,正是这种“精神”的合力发声者,虽然她采取的,是一种较蜿蜒的形式——写作。
  这部作品,就是《哀悼乳房》,像毕淑敏的小说《拯救乳房》那样,一看到标题,我们已经心领神会,这必定是一本深入女性的小说。
  说她是小说,又仿佛散文,说她是散文,又有一部小说的体量。
  西西以我为界,娓娓道来自己从在泳池发觉乳房上长了一块如橙子般大的硬块起,到去医院确诊为乳腺癌,之后住院接受手术,疗养恢复的一系列经历。
  最初得知病情的时候,我也彷徨,也怀疑,也质问——为什么,一个不烟不酒的女人,会得这样奇怪的病症?
  从这一点出发,西西想到了普遍存在于都市的生态环境问题、饮食问题、经济发展问题,利用一系列有关这几年国内外患乳腺癌的人数及群体等真实有效的数据和资料,而不是泛滥的抒情作为支撑,于是这部小说的沉重与“庄严”得到凸显——
  除了广大而默然的社会性,西西也不忘尖锐而真挚地勾勒人性。
  曾经的我,身体健康,见到病人,情不自禁心生惶恐,想方设法远离,对他们使用过的东西,本能地抗拒,哪怕许多时候,是不必要的,哪怕这种姿态,刺伤别人的自尊心,不像一个善良宽厚的人之所应当为。
  患病之后,我面对家人朋友的关怀体贴,小心在意自己自尊心的种种作为,感动之余,恍然念起从前遇到过的,那些被疾病折磨,被周围人善待或者冷落抗拒的人。
  没有所谓的和解,没有故作高深的道德判断,清清淡淡的追忆本身,让人捕捉到角色转换之间,我看待世界的一种新的眼光。
  呈现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局限在个体的小我的人性,是司空见惯的;但世界的美好,往往就是因为人与人之间,多了一丝宽容、体谅与慈悲。
  有时记叙治疗经过,巨细无遗,令人身临其境,仿佛眼见她穿着病人服饰,受人摆布,顺其自然谈到各具特色的病友,透过他们种种情状,折射医院浮世绘百态,从而凸显人生的冷暖自知,人性的颓靡与庄严。
  有时像个社会学家、科学家、理论家、营养学家,甚至是医生,详细充实地谈论起人体内部的五脏六腑,饮食习惯的细微末节,化学微量元素的分门别类,提供一份有关乳腺癌的分析报告……
  有时话锋一转,谈论起文学作品与青春回忆,仿佛用木杖试探水面枯叶,明明击中,它却兀自延宕开,但这延宕,兜兜转转,却也无所不在湖水之中。
  在这些烟雾弹的包裹之中,如果条分缕析出一条线,便是一个患乳癌的女人,切掉了一只乳房,在面对命运捉弄以后,没有颓丧溃败,而是尽其所能地,以这样的躯体,去应对人生,尽力活出洒脱与自得。
  西西的文笔朴厚,思维跳跃,时而幽默,时而深沉,却一扫低迷衰飒,顾影自怜之气,反而尽显宽和,以身作则,引人达观的济世之情,令人心生感动。
  那句印在书背面的话,像是一种自我安慰,也是一种人生寄语——
  生命是值得赞美的,活着,就有了可能。
  这部作品创作及问世的时候,西西已届知天命之年,这个阶段的人要么一切看开,更可能暮气沉沉,怨天尤人。西西的小说虽然名叫《哀悼乳房》,但字里行间一丝一毫凄凄惨惨戚戚的哀悼吊唁的色调也无。
  年龄为她带来智慧的沉淀,带来一种达观的心态。
  乳腺癌,是她的沙粒;《哀悼乳房》,是她的珍珠。【编辑:叶军】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